漩涡中的“九条”和它的现实逻辑-邵阳人才网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邵阳招聘 > 漩涡中的“九条”和它的现实逻辑

漩涡中的“九条”和它的现实逻辑

发布时间:2021-02-21 05:39    来源: 未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官员的亲属中有“钉子户”,在征地拆迁中的负面作用愈发明显而普遍,这是《邵阳市优化经济发展环境九条规定》出台的背景。

  不过,这份被视为“株连政策”的文件,不仅存在很大的争议性,而且难免“伤及无辜”。比如蒋开松,一个因家人是“钉子户”而被停职的基层官员,谁能证明他为征收工作设置了阻力?

  48岁的局干部蒋开松,正处于一场风暴的中心。因为家人拒绝在征收协议书上签字,他被“停职,调征收部门做家属工作”,这被视为“又一起株连拆迁事件”。不过,蒋开松拥有预征地块部分使用权的继承权利,“株连”之说,又引发新的争议。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地政府的举动“有上级文件可依”——“行政、国有企事业单位和村居委会、社区工作人员本人及夫妻双方父母、兄弟姐妹、子女不配合重点工程建设,房屋征拆时拒不执行国家有关政策,漫天要价,(预征土地)为本人所有的,一律暂停职务、待岗,配合拆迁;(预征土地)为其亲属所有的,暂停工作回家帮助做思想工作,七个工作日内未做好的,一律暂停职务,待岗、配合拆迁;征拆任务完成后可视情况恢复。”

  条文来自《邵阳市优化经济发展环境九条规定》(以下简称“九条”)。今年9月18号规定发布后,蒋开松是辖区内第一个公开照此“处理”的官员。

  1989年前后,从消防部门退役的蒋开松祖父蒋定才,获得了这块地的使用权。他并非该村村民,但那时候土地管理不规范,他又兼退伍军人身份,在住房安置上可获照顾。所以,经县国土局批准,他缴纳了一笔费用后,获准在此占地盖房。

  蒋定才去世后,房子年久失修。1998年,它被一场大雪压垮,再未重建。“我们就在地面上种点菜。”蒋开松的伯父蒋汝模说。蒋开松的父亲蒋汝伦也已过世,地由蒋汝模、蒋开松母亲肖湘云共同管理。

  “我现在住的房子又老又旧。”县一中退休教师蒋汝模说,他希望能在附近换一块同等面积的土地,用于建房。

  “以地换地”的安置办法,在集体土地征收中颇为常见。但蒋家之地为国有划拨用地,蒋家人也非村集体成员,并不能享受这一政策。

  伯父和母亲为何坚持要无法律依据的“换地”?蒋开松提供了另一个解释,政府以路网改造的名义征这块地,实际上是用于商品房开发,“伯父心里不服气。”

  国有划拨用地禁止转让,但在这个建于狭长河谷地带上的小县城里,地下交易一直存在。目前,像蒋家这样一块地(同等区位和面积),“黑市”价格不会低于50万元。如果盖小产权房出售,获利更高。

  此外,这个昔日的偏僻之处,如今正在兴建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以及一个大型商业住宅小区。蒋家之地,或许还有更大的升值潜力。

  但按征地补偿标准,蒋家人只能获得16.39万元。谢琼林说,这还是给了蒋家人照顾,“因为那块地已经闲置了十多年,政府完全可以依法收回。”

  巨大分歧之下,从去年9月开始的征拆双方谈判,毫无进展。蒋家人反而在地上搭建了一个小木棚,种了更多的植物;另一方面,肖湘云以退役消防官兵遗孀的身份,到省、市两级消防部门。

  身穿的县局纪检组长蒋开松,就在这个队伍中。试图保护植物的母亲指着他大骂,“我的事,不要你管!”

  蒋的妻子在长铺镇农业综合服务站工作。她被领导告知,如果婆婆再不肯拆迁,她也要被停职,调征收指挥部继续做婆婆工作。为了免受“株连”,她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书。

  起诉书中写道:“原、被告结婚20多年来,夫妻恩爱,感情极好”,因“株连拆迁,使我精神已崩溃,而不得不强忍伤痛,挥泪与自己深爱的丈夫蒋开松提出离婚”。

  但在当地政府官员眼里,这些情节“有演戏的嫌疑”。在绥宁县优化经济环境办公室(以下简称“优化办”)汇报给邵阳市“优化办”的材料里,蒋开松被视为这宗土地征收的阻力之一,比如“蒋开松等为获取不当利益,突击违规搭建木棚”。

  “对这类‘有背景’的钉子户,政府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办法。强拆的话,压力太大;走司法程序,即使成功也要拖上一两年,政府根本拖不起。”长期研究征地拆迁问题的华中科技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说,在此背景下,许多地方都用了一个“打擦边球”的招,即钉子户的亲属中如有公职人员,公职人员要去做其思想工作,做不通就停职,以此施压。

  邵阳为何会冒这个险?发布文件的邵阳市优化办一名负责人,解释了个中原委:地处湖南中部的邵阳,人口总量、辖区面积都位居省内前列,经济总量却长期排名倒数。最近几年,当地一口气上马了两百多个重点项目,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试图借此改变经济欠发达面貌。

  “三一福汽、九兴鞋业、统一集团、雪峰立交桥、中心医院东院工程……”上述负责人掰着手指数了一大堆重点项目,它们都因钉子户的存在而进度受挫。

  “最难缠的,就是家属中有官员的钉子户,官员给钉子户出主意、透露信息,甚至利用职权直接干涉。”邵阳市纪委效能室主任申鹏岚说,征拆部门工作人员与拆迁户勾结,虚报补偿面积、等级,获取超额补偿,当地已查处过数起,数名公职人员被判刑。

  在他看来,征地拆迁中,这类官员所起的消极作用越来越明显、普遍,以至于产生了一句民谣,“每个难缠的钉子户后面,都有一个穿皮鞋的。”“事实上,征地拆迁中,家属中有官员的拆迁户,最终获得的赔偿普遍会高于普通拆迁户。”

  更难堪的是,普通拆迁户通常是“跟着干部走”,“干部家不拆,我为什么要拆?干部家多拿补偿,我为什么不能多拿?”

  “地征不下,项目无法推进,投资商要索赔,政府会很被动。”上述优化办负责人说,在此背景下,“九条”出台,“它针对的,是在征地拆迁中起负面作用的公职人员。”

  “九条”出台,颇见效果。邵阳市纪委一名工作人员记得,市建一座立交桥,因为两户钉子户的存在而迟迟没法竣工,其中一户为国有控股企业湘中制药厂某中层的亲属,“足足拖了半年,市委秘书长上门三次都没用。‘九条’出来后,征收办工作人员拿着文件去找他,三天就搞定。”

  不过,“九条”存在很大的争议性,而且打击面太大,难免牵连无辜。“就像蒋开松,政府说他阳奉阴违,设置阻力,拿得出证据吗?”绥宁县一名官员反问。

  地处湘西南的绥宁县,为武陵山贫困片区成员,是湖南少数几个至今无高速、铁路的县之一。去年,“大汉汉园”项目落户此地,号称投资20亿,是当年绥宁县地方财政收入的9倍。它对这个贫困县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要使项目按规划顺利完工,蒋家的地,就必须如期征收。在谈判了近一年无进展后,当地政府使出“重手”。

  10月28日,县政府召开“绥宁县城市建设推进大会”,与会人数近千人。会议有一个通报优化环境典型案例的议程。坐在会场中的蒋开松,成了反面案例的典型。

  通报称:县城路网改造及配套设施建设项目于2012年5月实施以来……县局纪检组长蒋开松为该宗地其中一继承人肖湘云的长子,为此,县有关领导要求蒋开松做母亲及其他亲属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实际成效。根据“九条”第二条,报经县委决定,10月28日起,对蒋开松同志暂停职务,配合运营办做好工作。在此期间只发基本工资。

  “停止职务这段时间,安排他到征收部门,协助做好家人思想工作。”谢琼林说,“这个不是处分,只是正常的工作调动。我这个部门,像蒋开松一样临时调来的正科级干部还有四五个。”

  这个48岁,已解决正科级待遇,在小县城仕途基本见顶的官员,决定反戈一击。11月13日,他在网上发文《绥宁再现“株连”政策:不配合拆迁就停职》,倾诉自身遭遇。5天后,他再发一帖,并留下姓名和电话。

  同时,他向湖南省纪委、中央派驻湖南巡视组分别递送了申诉材料。媒体广泛报道后,他被视为又一起“株连”拆迁的受害者,获得了的广泛同情。11月26日,发函湖南省纪委执法监察室,要求对“绥宁县株连拆迁问题进行核实”。

  蒋定才去世后,土地的使用权被其子蒋汝模、蒋汝伦继承。1998年冬天蒋汝伦去世时,并无特别遗嘱,其拥有的土地使用权,该由妻子及四个孩子继承。按《继承法》,蒋开松有权继承这块地二十分之一的使用权,而且,该继承已生效。

  换句话说,蒋开松是这块地二十分之一使用权的拥有者。他拒绝接受征地,即使政府对其停职是一种处罚,那也不是受“株连”而来。

  蒋开松的另一个反驳理由是,祖父去世后,地由伯父和母亲共同管理,“长辈都没分割过财产,我们做晚辈的,怎么会去分割?说我拥有地的部分使用权,于情也不通。”

  但在的猛烈抨击下,绥宁县无疑承受了巨大压力。11月27日,当地政府宣布,蒋开松已恢复本职工作。

  同时,县国土资源局向蒋家人发送了通知,准备以“土地闲置两年以上”为名,依法收回地的使用权。若真照此执行,蒋家人最终所得,不过是一两万元的补偿。

  坐在熟悉的办公室里,蒋开松并不觉得轻松。身处持续发酵的风波中,面对不断赶来的媒体,他需要谨慎掂量哪些话能说,哪些不能说。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在线投稿 |泰国试管婴儿 |保研人论坛 |恩施网

Power by DedeCms | 任何建议和意见E-mail: 电话:

主办单位:邵阳人才网、邵阳人才网日报社、邵阳人才网总台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备案号: